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瀚宇】娃娃亲02

苏星宇的经纪人火速地往何氏酒店赶,现在何瀚跟苏星宇自然已经不在咖啡厅了,而是转移阵地到了何瀚的总裁办公室。


苏星宇大马金刀地坐在何瀚的椅子上愤怒地耍手机,而何慕喝着咖啡小心翼翼地溜边偷看苏星宇,何瀚正现在窗口接电话,一群同学啊,生意伙伴啊都致电来恭喜他。


“看看看,看够了没,何慕?”苏星宇一拍桌子吓了何慕一跳。


“咳咳咳,”何慕一口咖啡呛得半死,喘了半天气,“你还记得我啊,小嫂子?”


“你们家是有嘴上没把门的毛病的家族遗传病史是不是?”苏星宇炸了。


何瀚刚结束一通电话,然后发微信然后秘书送一杯淡蜂蜜水进来,秘书反应迅速,不到一分钟就敲门送了过来,何瀚接过来走到苏星宇旁边,轻轻放在他面前,“喝点水,不要再生气了,你是唱歌的人,嗓子很重要,再生气也不要总是吼,知不知道?”


何瀚的秘书看见这一幕满脑子都是粉红色废料,状态如下:

⁶⁶⁶⁶⁶ 卧槽⁶⁶⁶⁶⁶⁶ 666 ⁶⁶⁶⁶⁶⁶ ⁶⁶⁶⁶⁶⁶ ⁶⁶66⁶⁶⁶⁶ ⁶⁶⁶⁶⁶⁶卧槽 ⁶⁶666⁶⁶⁶⁶⁶⁶⁶⁶⁶卧槽 ⁶⁶⁶⁶⁶⁶ ⁶⁶66⁶⁶⁶⁶ 卧槽⁶⁶⁶⁶⁶⁶ ⁶6666⁶⁶666


何瀚一向温文尔雅,说完话之后回身跟秘书说,“很晚了,你先下班的,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,”说着微笑道,“哦对了,别忘了报加班。”


秘书心里爱死这个老板了,点头答好,还有点恋恋不舍地多看了两眼老板娘才关门离开。


苏星宇知道何瀚除了那个作孽的小媳妇三个字之外也没什么错,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都是两个老头的锅,可是自己发了半天脾气他也都好声好气的,再这么下去也有点过分了。


“那,现在怎么办啊?”


“没关系,这件事情怪我,一会你的经纪人到了,看他想怎么处理,我都配合,尽量把你的损失降到最低就是了。”何瀚绅士地轻轻拍了苏星宇的肩膀。


“哥,可是,我刚才打给爸,听那意思苏叔叔他们俩可不像是闹着玩的啊。”何慕不甘做空气,怒刷存在感。


何瀚看看手表,“小慕你晚上没事吗?”

何慕嬉皮笑脸,“嘿,哥,我可是做公关的,这种情况下,我得留下来帮你啊。”


正说话间,苏星宇的经纪人赶到了。

苏星宇经纪人是个娘娘腔,一进来就开始哭爹喊娘,说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把苏星宇捧红不容易,何慕当时就喷了,被何瀚盯着看才生生憋住了没笑出来。

何瀚清清嗓子,“那个,jimmy哥是吧,你看看需要我们这边怎么配合,尽快把事情解决了,能不影响星宇的工作。”


jimmy笑着拉住何瀚的手,又拉住苏星宇,“这事啊,只能顺坡下驴了,两位老爷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你跟星宇就对外承认了,等到风头过了牙再说,咳咳,维阿内油,我们由于彼此行程太忙,聚少离多,已经恢复到亲近的前后辈关系了。”

何慕啧了一声,“这不是南韩情侣分手专用发言稿吗?”

何瀚倒是痛快,“行。”


“好嘞,那何总,就麻烦你送我们星宇回去了,我这就回去准备发通稿。”经纪人开心地哼着歌走了。


何瀚:“小慕,你先走吧,星宇,我收拾一下就送你回去。”


何慕离开了,苏星宇才开口问:“你为什么对这件事一点都不抗拒,这么轻易就接受了?”该不会是早就对我有那个意思吧?


何瀚关了电脑,轻笑着:“以前叛逆过,经过了很多事才发现我爸跟小慕的妈妈都是真的爱我,希望我幸福,所以我也希望他们开心,能顺着他们的事就尽量吧,何况,现在为了弥补我的过失,减少你的损失只能这样。”

“你……没有喜欢的人吗?”

苏星宇问完之后,何瀚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一样,“啊,都忘了,如果你有喜欢的人的话,如果怕他误会我可以去帮你解释的。”

苏星宇却突然瞪大了眼睛,闭紧嘴巴不说话。

“怎么了?”何瀚一脸疑惑。

苏星宇心里说,他们家真的有讨人厌病的遗传病史!!!



评论(16)
热度(120)
  1. 凌无妖我就是孙大圣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