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娃娃亲04

注:有私设!!!!介意勿看!!!!


何瀚把密码告诉苏星宇,这里定期都会有人打扫并准备常用品跟食物,苏星宇进入生活毫无任何问题,所以何瀚很绅士地选择没有跟进去,“时间也不早了,你休息吧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


苏星宇背对着他摆摆手,就去开门了,何瀚回去开车,轻车熟路地拐回主路,打开车内的音乐,舒缓并带着淡淡忧伤的《Shape of my heart》轻轻流泻出来,今天一天发生了很多让他措手不及的事情,他觉得有些累了。


拉松了领带,右手放回方向盘,轻微地随着节奏小幅度敲击着,是的,何瀚偏爱老歌,那些带着忧伤,并着无奈的遗憾的歌更能打动他,所以他不关注娱乐圈,所以对苏星宇也没有了解,之前席间听自己父亲跟苏老的谈话,才知道苏星宇是当红的偶像。


何瀚这个人,说白了,是个好情人,却不是个好恋人,他温柔,体贴,善解人意,却总是比那些只走肾的男人更糟糕,因为他走脑,但却跟那些人一样,不走心,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,没有任何人能进入。


此刻,结束了一天的社交,他卸下一身压力,面无表情地开着车。


可是这时,他的手机响起来,显示的是刚刚跟他交换了电话号码的苏星宇的来电,他即刻接起来,“喂,星宇。”


出乎他意外的是,苏星宇的声音几乎是快要带着哭腔,“何瀚……”


电光火石间,何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马上违规变道,往回赶,手上动作不停,嘴里说:“对不起,我忘了,别怕别怕,你……呃,外面太冷了,你别出去,你,你先去卫生间里,卫生间里没事,那里没有,别怕别怕,你拿着手机,我不挂,一直跟你说着话,不怕,我在,马上就回去。”


何瀚心里后悔,他忘了苏星宇有雕塑恐惧症(比病情为私设,但是这种病是存在的,本人就深受其害),并且病情严重,这种病情多为巨型雕塑恐惧症,但苏星宇怕任何有面孔的雕像,甚至画像,无论人还是动物,见到雕像在附近根本不能动,甚至会呼吸急促。


糟糕的是,何瀚的上一个前任刚好是搞艺术的,曾经住在这里,为了让他开心,公寓里有很多雕塑跟画像,餐桌旁有一副巨大的人像,这几乎可以要了苏星宇的命。


何瀚懊恼着自己的粗心大意怎么会忘了这件事,飙车赶回公寓,一开门,苏星宇就蹲在门口,何瀚搂紧他,苏星宇就紧紧地回抱他,然后抬头,声音有点哽咽,“你也太缺德了,心里有多狠啊?这么整我。”苏星宇大眼睛一眨,眼泪就大滴地砸落下来,看得何瀚更是愧疚。


何瀚再次搂住苏星宇,“走吧,我带你走,咱们不在这呆了,好不好?”


“哼。”苏星宇哼着,却在何瀚看不见的地方牵起嘴角,你就愧疚着吧,少爷可是专业的,看你以后还不恭恭敬敬伺候我?但是刚才真的是吓死了!









何瀚这次带着苏星宇直接去了自己平时住的房子。


进了家门,何瀚好言安慰着苏星宇,苏星宇就是搂着他的胳膊不撒手,一来他是真的被吓着了,二来他不好过也不能让何瀚好过。


“瀚哥哥,”嗯,他记得,小时候他是这么叫何瀚的,“你家为什么有那么多可怕的东西?你在里面住着不害怕吗?”


何瀚笑笑,“不怕啊,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怕那些的,至于我家为什么有那些,是因为我之前的男朋友,他……”何瀚轻轻笑笑,“他喜欢那些。”


苏星宇突然把头从何瀚肩上抬起来看着他,“你这是在我面前想前任呢吗?”


“没没没,不敢不敢。”何瀚笑着摇头,“我这不是跟小祖宗你解释呢嘛。”

苏星宇眯着眼睛,“还喜欢他?”

何瀚笑笑,“喜欢,”苏星宇听了,哦了一声,看着别处,何瀚又说,“但,不是爱。”

“啊,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。”苏星宇不在意地回答。





评论(15)
热度(110)
  1. 凌无妖我就是孙大圣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