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娃娃亲05

你们咋那么狠心,一天没更就掉好几个粉????



何瀚自认为有些逾矩地摸了摸苏星宇的头,“不怕了吧?”


苏星宇躲开他的手,“不怕了,不在眼前了就没事了。”


“那就好,也不早了,今天你也累了,就去休息吧,左手边一件是客房,房间里有卫浴,我就在右手边的主卧,有事叫我。”何瀚交代的非常清楚,苏星宇点头,两个人都有点累了,就各自回房准备睡觉。

苏星宇带着浴袍进入浴室洗澡,热水流泄而下,熨贴在苏星宇的皮肤上,像是顺了高傲的猫儿的毛,整个人都温顺了很多,脑子里关于何瀚的记忆越发清晰了起来。

五岁之前,苏星宇一直跟着何瀚,因为周围的人都说他是何瀚的小媳妇,以后要嫁给他的,所以理所当然的苏星宇也拿他当最亲近的人,认为这个人就是他的,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,后来父母带他离开的时候他哭得差点背过气去,可是再长大点他才明白他自己也是个男孩子,不一定非得嫁给何瀚的,之前都是别人驴他的,气的鼻子都歪了。

成年之后,关于何瀚的各种桃花绯闻满天飞,苏星宇每每都被气得咬被角,“桃花那么多,你难道是棵桃花树吗?!再理你我就是猪!”这样说完还不解恨,暗暗下决心自己也要去桃花朵朵开,结果进了娱乐圈忙得根本没时间去开桃花,终于想休息一下,就又遇见了这个家伙。


苏星宇没太注意,手上动作不停,忽然低头间却发现他的脚面有一大片红疹,再仔细检查,胸前跟后背都有,吓了一跳。

情急之下,苏星宇下意识就套上浴袍就去敲何瀚的门,何瀚也在浴室,听见敲门声急忙擦干套上浴袍跑出来开门,就见到苏星宇焦急地拉住他的手,“何瀚,我,你,你看!”他说着去拉自己胸前的浴袍,何瀚愣了一下,但马上就看到了他身上的红疹。


“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
“就刚才。”


“难受吗?”


“没,没什么感觉。”


“还有哪里有?”


苏星宇抬起脚给他看,可是一抬腿几乎走光,何瀚按住他的腿,不让他抬起来,却发现他光着脚就那么站在地上,何瀚向来温柔,对苏星宇的照顾又从小开始几乎是本能,弯腰抱起他,“地上凉,坐到床上去,我给你叫家庭医生。”

说着把苏星宇放在床上,并盖上被子,“别急,没事的,别怕。”然后起身去拿手机,又去拿了一条干毛巾,然后一边跟医生简明扼要地交代病情,又一边在听筒那边说话的间隙用口型跟他说,擦擦头发,小心感冒,然后再一次起身按照医生的说法去拿温水。


“你先等下,”何瀚跟电话那边说着,摸了摸苏星宇的额头,略一迟疑,“呃,我摸着似乎是没有发烧,但是他的脸很红,”然后突然靠近苏星宇,额头抵着他的额头,“我用额头试了一下,好像是有点发热,嗯,好,路上小心点,出来多穿点衣服,晚上了,有点冷,你的手肘不能受凉。”


然后何瀚听了对面说什么,笑了起来,“是是是,不敢啰嗦了,嗯,好。”


苏星宇愣愣地看着何瀚的背影,何瀚收了线坐回床边,把温水杯拿给苏星宇,“医生说让我多给你点水喝,快喝吧,不烫。”


苏星宇温顺地捧住杯子,“嗯,”然后大半张脸隐在杯子里,“这位医生,跟你很熟吗,听起来很亲近。”


何瀚笑笑,“嗯,很熟,他……”何瀚若有所思地挑了一下眉毛,“是个很棒的医生。”


“哦,”苏星宇喝了一口,状似不经意,“不会又是你的前任什么的吧?”


何瀚倒是很无辜地举起手,“这个真不是,没有染指过。”


“那就是没来得及下手吧?”苏星宇刚说完,就听见门铃声,“这么快?”


“嗯,他住不远。”何瀚说着,去下楼开门。


苏星宇撇撇嘴,这么快就到了,走路来的吧,都不用开车他还让他路上小心,走路难道也会有危险啊?


评论(15)
热度(1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