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娃娃亲06

何瀚下楼开门,就看见林皓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地站在外面,像个蚕宝宝,顿时笑起来,“真听话。”

林皓也笑,“当然了,难道嫌耳朵里的茧子不够厚吗?”

“快进来。”何瀚让开,让林皓进门。

林皓一脸八卦,“在哪呢?这次你这么上心,终于能定下来了是吗?”说着还探头探脑地找。

“在楼上,主卧。”何瀚引着林皓上楼。

“你房间?天呐何瀚,你真的变了,居然开荤了!”林皓啧啧称奇。

何瀚头疼,“差不多得了啊,他是苏叔叔的儿子,你没见过,一会别瞎说,”他说着停下脚步,然后回头轻声说,“有什么事别吓他,就跟他说没事多喝点水就行,然后私下告诉我,记住没?”


林皓咋舌,“哟~”然后收敛起表情,“走吧,我去看看,你也别着急,不就是你媳妇身上有几个红疹嘛,没什么事的,我可是连你这个怪物都治好了,好有什么是我搞不定的?”

“是是是,你快给我们手到病除吧,”说话间何瀚也推开了房门,“星宇,医生来了。”

苏星宇已经在刚才把自己整理得差不多了,头发抓了,拍了拍脸去去浮肿,扯扯衣襟,现在已经是个美人出浴的状态了。

林皓正色,赶快过去检查,何瀚坐在床的另一边,刚坐下就想到林皓是肯定要仔细检查苏星宇的身体的,他在这似乎不太方便,就站起来准备出去,可是他刚一起身,苏星宇就问:“你去哪?”


何瀚不好直说,只能说:“哦,我去整理一下另一间客房,这么晚了,林皓一会也不方便回去。”

苏星宇一句“不是住得不远吗”几乎出口了,又生生咽回去了。


林皓:“别忘了把熏香拿过去。”


“知道了大少爷。”何瀚说着出门。


林皓见苏星宇看着他,于是善解人意地解释,“我有点神经衰弱,不用特定的熏香睡不着。”

“你应该经常留宿吧,不然他怎么会有你要用的特定的熏香,看来你们很熟。”苏星宇笑着问。

林皓难得地起了一阵促狭之意,“嗯,”他点头,“应该没人比我们更了解对方了,好了,没事,是病毒疹,你应该最近太忙了,抵抗力低,早点休息多喝点水,一周之内红疹就退了。”


何瀚刚好走回来,在门口听到,于是进来,“要吃什么药吗?”

“嗯,我有带来,一天两次按时服用,没事的,但是要注意,即使痒不要去抓。”

苏星宇:“还好,不痒。”

林皓一笑,“通常会痒的,可能你现在注意力不在这,一会睡着了,就指不定开始了。”

何瀚:“好,你快去睡吧,我已经安排好了,再晚一点你又睡不着了。”


林皓莞尔,点头离开。

苏星宇见他离开,空气中却突然安静下来,何瀚跟他都没有说话,本想说什么却感到一丝尴尬,“呃,我回客房了。”


“你就在这吧,我看着你,省得你睡着了会抓。”何瀚声音温柔。


“哈?呃……不好吧?万一被人误会了……”苏星宇抓抓头发。

“哪有别人啊?”何瀚一愣,然后突然意识到了,低头一笑,“林皓他是林叔叔的儿子,林叔叔也是我爸的朋友,我跟他是你走之后认识的,他……”何瀚的停顿让苏星宇忍不住地紧张,“是我的医生,帮了我很多,我们,是很好的朋友。”何瀚再次提及曾经的病症,还是忍不住心里有些不舒服,而苏星宇却觉得他此刻一脸的意难平。


“哦,意思是他不是外人呗。”苏星宇嘀咕一句,就躺下来拉起被子。

何瀚起身想去拿椅子,苏星宇一下坐起来,“你干嘛?”何瀚挑眉,“你想坐在这一夜?你这是给我演孝子那?”

“不然的话……”何瀚一脸疑惑。

“都是男人怕什么,再说了,小时候又不是没一起睡过,我又不会对你干什么!”

何瀚做了个息怒的手势,“别吼,小祖宗,嗓子,喝点水,”然后上床,“我是怕你介意,既然你不介意当然好。”








夜间,苏星宇果然觉得身上的红疹开始痒,下意识地就去抓,然后就被人从背后搂住,困住他的两只手,不让他抓,“乖,星宇,不要抓,听话听话。”

苏星宇百爪挠心,闭着眼睛哼哼唧唧地委屈道,“痒,我想挠挠。”

他说着像只虫子一样一直拱拱蹭蹭,何瀚干脆把他转过来,正面搂着他,“星宇,星宇,你听我说,不能抓,抓了会留疤,就不好看了。”

苏星宇红着鼻尖,更委屈了,“胡说,我好看着呢。”





评论(12)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