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娃娃亲07

何瀚轻轻地拍着苏星宇,柔声哄他,“乖,听话,睡着了就不会觉得痒了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苏星宇觉得委屈极了,太过难受了,何瀚还拘着他,不让他挠挠,哼唧着不开心,“你一点都不好。”

“是是是,我不好,星宇宝宝最好了,原谅我行不好?”何瀚悄悄地抓住苏星宇的手握住。

苏星宇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但何瀚力道控制得很好,虽然不会捏痛他,但是他就是抽不出来。

“你怎么这样啊?我还没嫁给你你就这么欺负人,嫁给你的话你得多欺负人啊?”苏星宇迷迷糊糊地用头顶何瀚,幼稚地报复性地一下下磕在何瀚的胸口。

何瀚搂紧他,不让他再磕,揉揉他的额头,“别磕了,一会磕疼了,我不会欺负你的。”

“就是要你疼才磕的,你不疼我干嘛磕啊。”苏星宇撇嘴。

“小傻瓜,”何瀚用屈起的食指轻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,“我不是怕我疼,我是怕你磕疼了。”

“确实有点疼。”苏星宇嘟囔了一句然后才终于问了一句,“这么多年,你为什么不跟我联系?”

何瀚突然愣了一下,然后摸摸他的头,“你还记得你走的时候怎么说的吗?”

“我说什么了?”

苏星宇冲口而出说了这一句,往事才突然浮现在眼前,他那个时候突然要被父母带走,可是舍不得何瀚,就求何瀚让他留下来,留在他们家,这样就可以不跟爸妈走了,可是何瀚却说不行,所以苏星宇赌气离开,当时说了很多难听绝情的话。

何瀚见他表情变化,知道他是想起来了,“我以为你不想再见我。”

苏星宇用手指戳他,“谁让你说不行的!再说了,我说不见你了,你就不挽回一下吗?”

何瀚无奈,“因为我知道即使我留你也是没用的,平白给你给你希望,最后你会难过的,”他摩挲了一下苏星宇的后背,“但没跟你联系确实是我的错,我给你道歉。”

“如果你跟我联系,我们就不用等这么多年了。”苏星宇声音细如蚊蚋地说着,何瀚没听到,挑眉看着他。

“那你给我唱首歌道歉吧。”苏星宇扁着嘴巴说。

何瀚叹气,“好,你把眼睛闭上。”然后拍着他像哄小孩一样哄他睡觉。

Ocean apart day after day
And I slowly go insane
I hear your voice on the line
But it doesn't stop the pain
If I see you next to never
How can we say forever
Wherever you go
Whatever you do
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
Whatever it takes
Or how my heart breaks
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






苏星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,他伸手摸旁边的位置,已经早就没有了温度,没来由的一阵失落。

床头柜上面放着早餐,下面压着一张纸,他惊喜地抽出来,上面是何瀚刚劲有力的字:

这是你喜欢吃的早餐,趁热吃,我今天在家里办公陪你,找我就到书房,已经跟你经纪人说过了,推掉了你这周的工作,不用担心。

身上痒千万别抓。


瀚字


苏星宇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开心,拿过装早餐的盘子,果然是热的,是他小时候爱吃的早餐,何瀚还记得,但,还有他近年来喜欢上吃的东西,何瀚居然都准备了。


端起托盘就去书房找何瀚,他书房的门没锁,苏星宇直接开门进去,就看见何瀚坐在桌前,他走过去,把托盘放在何瀚桌上走去他身后,“你在干嘛?”


结果就发现何瀚居然在开视讯会议,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他,当时吓了一跳,何瀚轻笑指着对面,“去那边乖乖吃早饭,一会陪你玩,乖,快去。”说着拍拍他的后背,苏星宇僵硬着同手同脚端盘子走去对面。

会议室里的人都满脑子:

⁶⁶⁶⁶⁶ 卧槽⁶⁶⁶⁶⁶⁶ 666 ⁶⁶⁶⁶⁶⁶ ⁶⁶⁶⁶⁶⁶ ⁶⁶66⁶⁶⁶⁶ ⁶⁶⁶⁶⁶⁶卧槽 ⁶⁶666⁶⁶⁶⁶⁶⁶⁶⁶⁶卧槽 ⁶⁶⁶⁶⁶⁶ ⁶⁶66⁶⁶⁶⁶ 卧槽⁶⁶⁶⁶⁶⁶ ⁶6666⁶⁶666

评论(18)
热度(108)
  1. 凌无妖我就是孙大圣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