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娃娃亲09

离开何瀚家之后,苏星宇忙了一阵子,再次闲下来已经是一个月后了,他有一周假期,刚好苏爸爸让他晚上一起吃饭,约的地方是何氏酒店,苏星宇心里嘀咕,难道又是跟何瀚见面?


结果到了之后发现还真的猜对了,何瀚坐在何父身旁,苏星宇进门一屁股坐在何瀚身边,没有去他爸爸身边,上厕所回来的何慕一辆懵逼:嫂子你坐在我位子上,那我坐哪????

苏父和蔼体贴,朝他招手,然后跟身旁的何父说,“我小儿子算是归你们家了,那你小儿子赔我了。”

何父眉开眼笑,“快带走快带走,我们家赚了,老苏你这么做生意,我很担心你们苏氏啊。”

苏星宇没注意听老哥俩说什么,低头跟何瀚小声说话,“不容易啊,今天你来这么早。”

何瀚温柔地接过他脱的大衣,帮他放好,苏星宇自然而然地把冰凉的手按在何瀚大腿上,坏坏地朝他笑,“凉不凉?”

何瀚单手握住他手,另一只手给苏星宇面前的杯子里倒了一杯茶,摸了一下杯子,苏星宇想要去端杯子,何瀚眼疾手快,用放在苏星宇腿上的手握住他的两个手腕,“烫。”

苏星宇听了手上使劲挣扎,何瀚挑眉,苏星宇指指他另一只手,何瀚拿过去,苏星宇手腕被捏住,手指抓住何瀚的手,仔细地看看,何瀚一笑,“我没事。”

“为什么你的手上有那么多的茧?”苏星宇用手指摩挲何瀚手上的茧。

何瀚放开握着他手腕的手,用烫热的手盖住苏星宇双手给他捂着,另一只手捏了苏星宇抠他手上茧的手指一下,“以后告诉你。”

两个老伙计互相看着对方,是不是该把时间定一下了?









两个老手轮番灌了何瀚跟苏星宇两个好几轮,苏星宇喝的脸红扑扑的,何瀚靠在椅子上松领口。

何慕被安排送两位长辈回家,全程没有喝,何父说,“哎呀,你哥跟星宇喝多了啊,这样没办法开车,小慕你送他们去楼上你哥常用的那间套房吧。”何慕看着这操作看得一愣一愣的,姜还是老的辣啊!斯国一!


直到被架着到了楼顶套房,何瀚才清醒了一些,苏星宇跟他肩挨着肩坐在床边,何慕关门之前还故意说了一句,哥,大嫂,晚安呐。

苏星宇哼唧着靠着何瀚,“你弟又胡说。”

何瀚笑着哄他,“明天揍他给你解气。”

“不用了,”苏星宇嘀咕着,“我没那么小气。”


最近很不舒服,短小的一发,希望喜欢,抱拳

评论(9)
热度(115)
  1. 凌无妖我就是孙大圣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