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瀚邪abo】霸道总裁和我13

吴邪伸出手去摸何瀚,他摸摸他的手臂,可怜兮兮地也不敢使劲,何瀚没有看他,也没有任何的回应,吴邪有点委屈,自己都被欺负了,何瀚还不理他。

许久,何瀚叹口气,右手握住了吴邪的手,轻声说,“哪里不舒服?”

吴邪抬头,紧紧地盯着何瀚,“没有,没有不舒服。”他不敢再说自己被踹了一脚现在还在肚子疼的事,怕何瀚更生气,好不容易跟他说话了,可不能再惹他生气了。

何瀚看他确实是没有外伤,又跟只兔子一样瞪着大眼睛看着他,也就放心下来了。

“你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吴邪扯着他的衣角,何瀚的神色有所松动,吴邪放心多了,大着胆子讨好地笑。

何瀚娴熟地把车停进车库,然后冷静了一下说:“吴邪,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?那位警官教育我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变成现实你知不知道?我不敢想象如果我不是以保释人身份而是以受害者家属身份过去,会是如何,我该如何面对,你为我想过没有?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真的错了,你别说了。”吴邪把脸埋在何瀚手臂上,“不会再有下一次,我保证!”

何瀚抱住他,亲亲他的头顶,轻声说,“吴邪,你让我担心死了你知道吗?”

吴邪被何瀚这句话搞得浑身骨酥肉麻的,何瀚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,让他觉得感动愧疚反复叠加,身上最明显的感受就是麻。

“我错了嘛,我保证,真的没下次了。”吴邪举手发誓。

何瀚看见他红着鼻尖可怜兮兮的,也不忍心再训他,牵着他的手回了家。


















吴邪现在不好,很不好。

林皓低着头皱着眉看着手里的化验单,吴邪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何瀚握着他的手,反复地摸着他的手背安慰他。

可是何瀚心里也有气,吴邪一直肚子疼居然瞒了他一个星期,要不是他发现了还打算继续瞒下去,但是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,他一遍遍告诉自己吴邪没事就好,只要吴邪没事,他什么都不求了。

林皓中午抬头,“你,前几天是不是有见红?”

何瀚听了立即看吴邪,吴邪本来就紧张,被何瀚看了更是害怕,抖了抖才开口,“就,就出了点血。”

何瀚的眉毛竖了起来,吴邪握紧了他的手,怕他突然松手不要他了一样。

林皓皱眉,“你怀孕了你知道吗?”

“啊?!”吴邪叫了一声。

“你现在有先兆性流产的迹象,非常危险,好不好你跟孩子都有事。”林皓看着吴邪说。

吴邪吓得赶紧捂住肚子,白了一张脸。

“他,”吴邪紧张地看着何瀚,“他,我不知道有他……”他又看着林皓,“他有事吗?会不会有事?”

林皓说,“你居然这么久都不说很危险,很可能失去你们的孩子,如果想要他以后做什么都要小心。”

“嗯嗯嗯!”吴邪猛点头。

“何瀚你跟我去取药,吴邪你别乱走了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林皓说着跟何瀚一起除了病房。

“看那小样脸都吓白了,估计能老实好一阵子,你也就放心了吧。”林皓说。

“真的没事吗?”何瀚看着林皓的眼睛问。

“你放心吧,才一周多,你儿子还没有黄豆大,能有什么事?你也别那么担心,吴邪的身体虽然不是那么好,也没什么大问题,不过以后真的要注意,不能再有这种事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会好好照顾他的,虽然不是我想要的。”何瀚回答。

林皓一笑,跟着他往前走,谁也没看见身后的吴邪。












吴邪刚才想要去卫生间所以出门,就只听见何瀚说,不是他想要的,什么不是?是这个孩子?亦或是有了这个孩子的他?

肚子又开始疼起来。









晚上何瀚把没精打采的吴邪带回来,他很快就睡了,何瀚关好房门,就听见何慕叫他,“哥,怎么了,听说你带嫂子去医院了?”

“嗯。”何瀚皱着眉毛问,“我问你,登记的那天我让你拿了一杯牛奶给吴邪,让你看着他务必喝掉,你做了吗?”

“啊?我……我做了啊。”何慕心虚。

“那他为什么会怀孕?那里面有避孕药。”

啪嗒,两个人听到房间内有人摔倒的声音……

评论(41)
热度(1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