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隐凡】不省心1

一只蚂蚱在草丛里抖抖腿,想把挂在上面的露珠甩掉,可惜,这只蚂蚱还没抖干净就被拽住了腿。

“嘿嘿,抓到了。”须须头的小仙草笑着直起身子。

“你还玩呐,陵端师叔正漫山遍野地找你呐!”曾书书鬼吼鬼叫地。

小凡仰躺在草地上,翘着二郎腿,“他找我干嘛呀?”

“你还有心情嬉皮笑脸,你爹要把你嫁出去啦!”曾书书吃瓜。

“哈?!”张小凡一蹦三尺高。










“娘,你救救小凡嘛,小凡好可怜啊。”张小凡一边拽着百里屠苏的袖子晃,一边假装用自己的袖子抹眼泪。

这孩子从小不在越苏二人身边长大,七八岁了才带回来自己养,百里屠苏一向疼他到有点溺爱的程度。

他摸着蹲在地上抱腿的儿子的头,“凡儿,你爹肯定是不会害你的,这门亲事对你来说是好事,你嫁过去,我跟你爹都放心,他会对你好的。”

“娘,可是我还小啊,还不想离开你跟爹,我好不容易回到你们身边,你们又要把我送走。”使出了撒娇大法,弄得百里屠苏一阵心酸。

“凡儿,你说得我好难过。”

张小凡立刻窜起来,开玩笑,让娘难过,爹不会放过他的,“娘,我逗你的,你真好骗。”












“哎呀小祖宗,可找到你了,累死我了。”陵端气喘吁吁的。

“陵端师叔,你说,我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张小凡一脸苦巴巴的样子看着他。

陵端一拍大腿蹲下来,“胡说什么呀,除了你娘,你爹最爱的就是你了!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想要我了?是我太淘气了吗?是,我昨天点了红玉奶奶的炼丹炉,前天剪了你的刘海,大前天,大前天扯断了芙蕖师叔的剑穗……”

陵端一瞪眼,“你还说呢,你芙蕖师叔都哭了!”

“可是,可是她自己说断了也好,断了也好的呀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是那个,那个剑穗年头多了,一扯就断了,不能怪我……吧。”

陵端手指戳他额头,“老的小的都欺负她。”

“哎哟。”小凡叫了一声。

陵端赶快看看,“怎么了,疼了?”他没使劲,当年发生了那么多事,时移世易,他们又都回到了天墉城,他跟芙蕖把陵越屠苏的孩子当成自己的一样。

那些年屠苏伤重,都是陵端芙蕖在养着小凡,感情亲厚得很。

看见张小凡带着笑意的脸,陵端才笑着说,“小鬼。”

陵端也坐下跟张小凡挨着,“你爹啊从小就宝贝你,你娘身体不好,你又跟他长得像,他就业对你百般保护,搞得你无法无天的,”陵端笑笑,“说来也奇怪,你娘一张冰山脸,一点不讨人喜欢,你倒是可爱得紧,明明长得一样。”

“嘿嘿,我青出于蓝嘛。”

“可是小凡,这辈子,我们有太多放不下,每一个人能够修仙成功,我们一天天老了,没人能照顾你一辈子,你爹希望能给你除了我们以外找个依靠,你要懂他的心。”

















“爹。”小凡看着在天墉城山门口负手而立的陵越,叫了一声,然后蹭过去,搂住了陵越的手臂。

“凡儿。”陵越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他抬头看陵越,不知何时陵越的鬓角已经有了华发,“爹。”

“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陵越看着一直跟兔子一样活泼的儿子红了眼圈蹭着自己有点担心。

“你不要老好不好?我以后,什么都听你的,你跟娘别不要我。”
















青云门大殿,丹辰子硬着头皮跟丁隐说,“呃,这个,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拒绝了这门亲事。”

丁隐按着太阳穴,灵力流失让他有点头痛,“不必。”
















看着他的背影,周青云跟丹辰子说,“他这是乐意了?”

“嗯……嗯?嗯!”丹辰子一脸懵逼。

评论(20)
热度(1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