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隐凡】不省心2

【ooc慎,不爱看别看】

张小凡把自己抓来的蚂蚱抓在手里,皱着眉毛跟它聊天,“书书说他长得很帅。”小凡按着蚂蚱的头,按了按,“嗯嗯。”

“可是师姐说他很老,比我大十几岁,那不是个老头吗?”小凡捏住蚂蚱的腿,“不知道他的肾还行不行?”

“怕他生不出儿子来啊?”

“还没老到那个程度吧?”小凡回答完才回头,“讨厌,你干嘛乱接话?”

曾书书说,“是你自己答话的。怎么,都想好了给他生娃了?”

“那你猜他娶我过去会不会是为了给我上?”张小凡看着他。

“你真是……有自觉。”曾书书拍拍他,“认命了?”

“我娘跟我说他跟我爹一样是个心系天下的大英雄。像我爹一样诶!我爹诶!”张小凡星星眼,“你知道吗,我跟你不一样,小时候真的以为草庙村的张大叔是我爹,一直听说天墉城的陵越掌门是大英雄,我就想,要是我爹是他该多好,后来,他就真的来接我了,你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知道,从小到大你跟我讲了五百多回了。”

“像我爹的人应该长得也不赖。”

“嗯,跟你爹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“嗯?”

“嗯。”曾书书再次确认。

“哇!”张小凡张大了嘴巴。








“怎么还没看见他啊?”张小凡有点不耐烦。

“喏,就那个背着手的人就是。”

“哪个哪个?”两个人头上带着草环趴在墙头朝里面扒眼偷看,张小凡猴急地探头探脑。

“谁?”不知是谁叫了一声,窜得太高的张小凡身子一歪直接就掉到院子里。

在马上要蹭个满脸花的时候,一个人一把拉住他拽起来,张小凡条件反射一个不稳就朝对方扑过去。








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”还没等张小凡说完,就被另外一股力量拉了起来。

“诶?”张小凡捋着须须头看见来人,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句“爹”然后就扑到对方怀里。

然后原本就黑着脸的人脸更黑了。




“你你是丁隐?”

“是。”丁隐点头。

曾书书在旁边小声啧啧,“真是太像了,我的天。”

张小凡玩了半天手指头,憋出一句话来,“你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丁隐挑眉似是询问。

“你,你不是跟我爹提亲了吗?不是应该亲自来求我,求我……嫁给你……吗?”越说声越小。

曾书书嘴角抽搐,貌似不是那么回事来的,貌似是你爹主动的。

丁隐眉头舒展,“那确是我的不是。”

“嗯。”张小凡跟大爷似的,“你这样就对了吗,不然你这个态度我怎么能同意下嫁给你呢?”

“谨遵指教,还请恕罪。”丁隐低头浅笑,喝了一口茶。

曾书书心说,这意思是要成?我去!说好的蜀山丁隐一心天下不问红尘,拒绝了百十来号慕名前来的男男女女呢?

再有你张小凡,说好的打死也不嫁呢?

年少的曾书书开始怀疑他对世界的认知。






评论(13)
热度(1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