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瀚邪abo】霸道总裁和我15

胖子来看吴邪,“怎么着小天真,有了老公忘了朋友了?”


吴邪一撇嘴,“我现在不能再跟你乱跑了,你以后也小心,悠着点,遇见喜欢的就好好对人家,早点稳定下来。”


“哟,你这语气听起来像我老娘一样,”胖子本是调侃,平时两人也是互相挤兑,“散发出一种母性的光辉。”


本来想看他生气炸毛,没想到他居然红着脸低下了头,手还附上自己的小腹。


“卧槽,难道真的?!”胖子叫出声来。


“我本来还想跟你说……”胖子说了一半咽了回去。


吴邪看着他,“你本来要说什么?”


“也没什么,想说带你去喝两杯的,看来不能去了,嘿。”胖子笑笑。


吴邪敏锐地察觉到如果是这件事胖子不会忽然闭嘴,他要说的这事肯定事关重大,不然胖子不会特地急吼吼跑来找他,但是这事肯定有危险,不然胖子不会忽然闭嘴,联想之前他们下地就是为了寻找不见了的三叔……



“我这就去救我三叔!”吴邪忽然来了一句,样子很急切站起来就要往外跑,胖子急忙扶住他。


“你别急啊,他们来要我们用蛇眉铜鱼换就说明暂时不会动你三叔的?!”胖子说完就看见吴邪瞪大了眼睛看他。


“三叔被人绑架了?”


擦,这熊孩子诈他。














今早胖子收到一封用报纸剪贴拼凑的信,要他们拿蛇眉铜鱼来换吴三省,否则等着收尸。


吴邪戴着眼镜仔细地看手里的那条蛇眉铜鱼,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名堂,又看着手上的那封信。


“也不说怎么换,在哪换,我们怎么联系他?”胖子嘟囔着。

吴邪皱眉,“这个人知道你住在哪里,说明我们的情况他差不多都了解清楚了,他在暗我们在明,他是在等我们去找他。”


吴邪闻了一下那封信,“这报纸很久,纸张泛黄,有淡淡霉味,这张上‘三’字上还有日期,2001年5月28日,十几年前的报纸,只有图书馆会有,我们去看看。”


“小天真你行啊,我真以为你一孕傻三年,以后变棒槌了呢。”胖子拍大腿。


“你懂什么,适当地在老公面前懂装不懂,示弱讨好有利于夫妻关系,你这个单身狗不会懂的。”吴邪翻了个白眼跟胖子说。














两个人溜出去的同时,何瀚就得到了消息,何瀚皱皱眉,然后对着电话另一端的人吩咐。



“看看他去做什么,无论如何保护他的安全。调查一下,能帮他处理了就处理,不能处理的告诉我,我想办法找人处理。我不希望听见他有任何闪失的消息。”


何瀚捏眉心,这个老婆怎么这么不让他省心呢,何瀚知道他不是看起来的小白兔一只,但也就是当他是小白猫蔫淘,现在看来自己家养的是小白猴,一刻不得闲的,想想居然还笑了出来,陈霆怎么说来的,对!甜蜜的负担。











吴邪跟胖子来到了市图书馆,询问报纸存档的位置,七拐八扭地找到了,管理员开了门赶忙躲开了,陈旧的档案室,尘土飞扬的,难怪人家这样。


胖子一边咳嗽一边说,“卧槽,这快赶上北京的雾霾了。”


吴邪捂着嘴巴,忽然一阵反胃,他摸摸肚子,对肚子里的小黄豆说,“宝宝,医生说你还是个小黄豆,我会很小心的,你先乖乖呆着别急着发芽好不好?”



“卧槽,什么时候了,等会再母爱泛滥好吗?”


“快找,2001年的在那。”两个人把一大摞报纸拿下来终于发现了那张三的出处,而就在缺口的地方贴着一张酒店房卡。


“哟呵,这是哪个小o勾引你胖爷呢吧?”


吴邪看着他,“那你就去会会呗。”

评论(18)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