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隐凡】不省心3

见过丁隐的张小凡心里有点小满意,这个丁隐真的很像他爹,一边玩着自己的须须一边忍不住地笑出声来。

“凡啊,你这是咋了,你这样我可挺担心啊,是不是把魂丢在蜀山了,嗯?”曾书书笑他。

张小凡一皱眉,“你这样小光棍是不会懂的!”

曾书书一撇嘴,懒得理他。“我问你啊,丁隐长成这样,居然到了快三十岁还没成亲,怎么回事?难道没人看上他吗?”

“哪啊,当年丁隐为了天下苍生封印魔人,差点就牺牲自己了,幸好你爹你娘还有好多高人合力救他,才活下来的,这十几年上门提亲的人多了去了,可都被他拒之门外了,可奇怪的是你爹提亲他就同意了。”

“啥?!”

“你别不信,真的就这么邪乎。”曾书书一脸正直。

“不是,你说啥,我爹提的亲?!”

“对啊。”

张小凡一脸心酸,回忆起刚才的场景。









张小凡叉腰指点着丁隐,“你啊,不懂行规,要知道,提亲的那一方就是要主动地示好,表现,要不然对方怎么能感受到诚意呢?诚意,懂吗?”

丁隐低头笑笑,“嗯。”

“提亲的要表示出迫切,渴望,让对方感受到一定要答应你,不答应你你就活不下去了,就不行了,是不是?”张小凡循循善诱。

“是。”丁隐笑着点头。

“你啊,真是的,什么都不懂,真是相亲界的泥石流。”张小凡一脸嫌弃。










张小凡面如死灰,瘫坐在地上,他这个“提亲的”可不就是主动了么,“原来我才是相亲界的那个泥石流。”

“小凡,小凡,你怎么了?”曾书书扶住他问。

“丢人啊!”张小凡说完望天长叹,应声栽倒。









丁隐站在花圃前,嘴角笑容满溢。想起刚才某个场景更是笑得摇头。

周青云下巴都快掉地上了,“掌门师兄,是不是要下红雨了,好可怕。”

丹辰子也是一脸懵逼,“告诉弟子们都惊醒些,总觉得要有事情发生。”











“娘~”张小凡一回来就跑进屠苏的房间,扎到怀里使劲蹭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屠苏摸着小凡的后背,“怎么跑了一身汗,出什么事了?”

小凡仰起头,“没事,娘,你……你给我讲讲你跟爹的事好不好。”

屠苏身体不好,易寒怕冷,经常卧床,陵越就给他准备了厚厚的床褥,让他舒服些,“凡儿你到被子里来,出了一身汗小心着凉。”

“好。”小凡蹬掉了鞋子钻进被自己偎到屠苏怀里。

“你爹他……”屠苏莫名红了脸,“他特别好,对我也好,从有记忆以来,他就照顾着我,保护着我,你爹他温柔体贴……”屠苏慢慢地说着。

“娘,可是陵端师叔,芙蕖师叔,红玉奶奶说的爹不是这样的啊,他们说的爹是个大英雄,可是难免有点严肃固执,有点冷淡。”小凡摸着屠苏的手问。

“嗯?怎么会呢?你爹从来不冷漠。”屠苏一脸认真。

“那嫁给他以后跟嫁给他之前比,他有什么不同吗?”

屠苏摇头,“没什么不同,还是那么好,唯一的不同,”屠苏红了脸,“就是有了你……”











张小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迷蒙中觉得自己离开了娘温暖的怀抱,被放在床上,恍惚间听见爹的声音,“别抱着了,凡儿又长胖了些,别累着。”

哼!

爹一点都不好!

我才没胖!

张小凡睡梦中撇了撇嘴,仿佛觉得有人越过他靠近了他娘……

评论(18)
热度(1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