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越苏】准拟花开人共卮01

崩妈不认,私设巨多,天雷滚滚,he,不喜勿入

三月后半,桃花始盛。

深夜,天墉掌门陵越仍站在后山练剑,凌厉的剑气时而会击中周围的花,花瓣随之扑簌簌落下,锋利的剑刃在纷纷的花雨中刺挑击托,有的花瓣因而再次飞向空中,有的被一剑腰斩,有的被击飞出去,但不论境遇如何,都逃脱不了零落一地的命运。

陵越的脑子很乱,离屠苏离开的那一天已经四年了,三年之约屠苏没能履行,陵越有时候想,或许屠苏只是像当初一样,还在琴川,只是不愿回到天墉,只是流连尘世的美好,不想束缚于天墉的孤寂,也许只要他自己不去证实,这一切就都是有可能的,那样多好,那样也好,那样……

不好!

为何不回来,为何不守信!

陵越心神恍惚地一剑击出,然后在纷纷花雨中单膝跪下,将将以宵河才得以支撑住。

面颊似有些冰冷,才觉察出不知何时早已潸然,陵越想要抬手去拭,忽然被人轻轻地从背后抱住,陵越猛然一动,刚要做出防御动作,却听见耳畔传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日日思念的声音,“师兄,你是在生屠苏的气吗?”

陵越整个人顿住,像是被施了法术一般,不能动,不能言,他的心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,他不敢回头,怕一切又是曾经发生多次的幻想,这样的痛折磨得他变得越发胆小。

可声音的主人却像是以为他默认了一样,有点愧疚又有点委屈地再次开口,“屠苏明白,以前是我不好,伤了师兄的心,但以后绝对不会了,师兄可不可以,不要怪屠苏了?”

陵越鼓起后半生所有的勇气回头,就见到了魂牵梦绕人,然后就再也无法控制情绪地紧紧地抱住了他,“屠苏。”

“师兄,屠苏……屠苏很,想你。”这句话也像是耗尽了屠苏所有力气了一样,说完之后整个人向前倾倒,幸好陵越抱着他,才能免于摔倒。

“屠苏,你怎么了?”陵越皱紧了眉毛,担忧溢满双眸。

“师兄,屠苏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屠苏摇摇头,企图按着陵越的肩膀站好,谁知陵越却直接抄了他的腋下跟膝弯把他抱了起来。

屠苏没想到他的大师兄会这样做,愣了一下搂住陵越的脖子,搂住他的一瞬间,忽然就觉得胸腔中一阵鼓噪,再也忍不住似的,用脸贴着陵越的脖颈,豁出去了一般用极小极小的声音说,“师兄,我,我喜欢你。”说完就埋首于陵越的颈间,不去看他的反应。


陵越的双眸微微睁大,当年,他以为,他对屠苏是对弟弟的疼爱,屠苏对他也是对兄长的敬爱,可是这四年中,无数痛彻心扉的夜晚,陵越都问自己,真的是这样吗?他从不敢给出答案,可是就在这一刻,陵越心中血亮,不是!


他对屠苏的感情,是把他当成弟弟去保护,当成朋友去照顾,当成妻子去爱慕,当成知己去相处,早就无法去单纯定义了,现在,他终于回来了,不仅如此,就在刚才,他还说,他说,师兄,我喜欢你。


陵越觉得他的心被温暖的手捧着,再也没有这么幸福过。


他把屠苏抱回房间,放在自己的床上,却发现屠苏并没有穿鞋,而是赤着脚,不由得皱紧了眉毛,“怎么回事?”说着去看他的脚底,怕他光脚走路会受伤,却发现他的脚底十分干净,根本不像是在地上走过的。

屠苏抽回自己的脚,有点尴尬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“师兄,我刚才,说了句话,你听见了……吧?”说着低了头

陵越伸手按在他的头顶,屠苏马上抬头看他。

“可不负相思意。”陵越的手抚摸着他的头,进而摸摸他的脸。

屠苏睁大眼睛,陵越又点头,“我心似你心。”

屠苏扑过来搂住陵越的脖子,陵越顺着他的后背,在想屠苏这次回来变了很多,变得主动表达自己的情绪了,他被屠苏小动物一样热情的扑倒在床上,仍然笑着看他,“嗯?”

屠苏的脸颊微微泛红,但还是摸索着去扯陵越的衣带,直至这一刻,陵越才觉得这一切可能只是他的一个梦,否则这一切都无法解释。

陵越欲起身,却看到屠苏因被他推拒而瞬间苍白的脸,陵越突然苦笑,难道在梦中,他都不能放肆去拥有他想要的一切一回吗?

于是原本推拒的手变成握紧,翻身把瘦得让他心疼的人压在身下,低头去亲吻他颤抖的嘴唇,拉开他的衣带,以吻去熨帖他所珍爱的每一寸,听到心爱之人发出的轻且浅的回应,才迫不及待地把爱人送给自己的礼物收入囊中,细细品味。

评论(14)
热度(74)
  1. 凌无妖我就是孙大圣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