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意三千,不及一句合适

【越苏】准拟花开人共卮02

人若心中有所忧虑,定不能安稳长眠,于是,陵越很快就苏醒了过来,却不敢睁开眼睛,只是伸手去摸身边。

触手一片冰冷,心更冷。

陵越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痛苦地喘不上气来,再也没有什么比得到又失去更能折磨一个人了。


陵越觉得快要痛得不能呼吸,却听到耳边传来一声,“师兄。”


陵越突然坐起来,却发现身边什么都没有,难道,都开始产生幻觉了吗?


自嘲地以手拍击额头,想让自己清醒,却再次听见,“师兄,是我,屠苏,我……我在这。”

这次,陵越无比确认,这不是他的幻觉,他发现声音来自床褥之间,他去翻找,发现了一颗光洁幽亮的珠子,陵越拖起来,“屠苏?”

“是……”


“这,怎么回事?”


“师兄你别急,屠苏当年魂魄散尽,晴雪费劲了力气才收集了我的七层魂魄,还有三层没有找回,还在找,襄玲用她的内丹帮我把这残缺的魂魄凝聚在了一起,我跟这内丹相处不久,还不能完全运用,我才能将将化形,可是不能长久,但我太想念你了,所以就回来你身边,在这里看着你,等着晴雪继续帮我补齐,可是昨天我见到你那么难过,一时没忍住才出现在你面前,本来我还能保持一段时间化形的,可是昨天……消耗有点大……得休息一阵子”他越说声音越小,珠子的光都暗了下去。


陵越手中握着这颗珠子,这感觉绝不会错,这是他的屠苏,他在珠子上亲吻了一下,小珠子却忽然在他面前再次变成了屠苏的样子。


屠苏也没想到会这样,愣着一张木脸,都不知道该给什么表情,陵越倒是从善如流,搂着他躺下,想哄小孩子一样,轻轻地顺着他的后背,“太好了,真的太好了。”


屠苏有点尴尬,昨天他以为化形出现在陵越面前会耗尽攒齐的力量,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化形,才格外主动表达,不顾一切,却没想到这么快又再次恢复了,现在昨天的一切都在他的脑中纷纷浮现,扰得他不能思考,低着眼睛皱紧眉毛。


“屠苏,为什么不看着师兄?”陵越猜到了他的心思,却故意这么说。


“我。”屠苏憋了半天憋出一句,陵越抬起他的下巴,让他看着自己,低头亲吻他的嘴唇。


“师兄真的很开心,只要你能回来,不论你什么样子,师兄都欢喜。”陵越用额头抵着屠苏的额头,鼻尖点着他的鼻尖,嘴唇触着他的嘴唇,轻轻地对他低诉着,“不要再离开我,我怕我真的承受不了。”


“屠苏为天下,为苍生,活过一次了,这一次只为了师兄活。”












陵越抱着屠苏慢慢地说着话,说着这些年天墉的变化,屠苏的身体畏寒怕冷,被他抱在怀里,像抱着一个冰块,陵越尽全力去温暖他,才堪堪能让他有些被捂热。


“师兄,芙蕖师姐她还好吗?”


“嗯,她现在是妙法长老,执剑长老的位置还给你留着。”陵越温柔地回答。


“屠苏怕是……”


“只能是你。”


屠苏点头,“师兄,兰生好吗?”


“很好,跟月言过的很好,他们的孩子都三岁了。”


“孩子?”


“嗯,长得很可爱,跟他小时候很像,过几天我带你去看他们。”陵越的手指揉捏着屠苏的长发。


“真好。”屠苏的眼里无限向往的样子。


“着急的话等你好一点我们就去,今天先见见芙蕖吧。”


“不,先不要告诉大家吧,等我能更好运用这颗内丹,样子更好一点再说吧。”屠苏抿着嘴巴道,他还没有准备好。


“好,你想怎么样,师兄都会顺着你。”







累了,先到这吧,里面有个小梗,跟之前的一篇有关,如果有人发现,就会猜到情节走向了,发现不了也没关系,最后,佛系填坑,只要我还活着,所有坑都有撒土的希望,除了black white,这个我之前就说过不会再写了,但没解释,还是说一下,因为故事发展走向到后面要有内鬼,有一些黑化,所以无法在用同人来写,会引战,毕竟我之前还没写什么就收到了私信骂我,无非是文中涉及了其他西皮,或者是将哪个角色设置成了内鬼,所以这个文我把它大修成原耽了,不会再发了,已经发的都删除了,酒浆

评论(5)
热度(76)
  1. 凌无妖我就是孙大圣啊 转载了此文字